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凶兽和处女
凶兽和处女

凶兽和处女



  奇迹神殿一行,阳云以压倒性的强大实力,震慑群雄,君临天衍大陆,林铭只能暂时退避,逃往圣魔大陆。而神凰岛一行人驾驭着巨鲲,向着海洋深处不断潜行,以躲避阳云的通缉。

  南海广阔无边,深不见底,其中生存了无数的凶兽,巨鲲乃圣兽,实力堪比高重命陨强者,而且体型庞大,皮糙肉厚,一般的凶兽倒也威胁不了他,在它体内躲藏的神凰岛众人倒也安然无恙。

  幽深的南海深处,长数十里的巨鲲正在漆黑暗沉,不见丝毫光芒的海水中游动,迟钝的感官让它无法发现,巨大的威胁正在来临。

  沉重的海水缓缓分开,一头足有近两百里长巨大黑影缓缓逼近正悬浮着的巨鲲,一双宫殿般巨大的眼睛翻着红光,死死盯着仿佛大乌贼般的巨鲲。

  随着它的靠近,渐渐可以看清楚它的形象,赫然是一条深海蛟龙。虽然此处昏暗无光,却依然能够看出它的身形矫健修长,身上密布着足有数十丈宽大,深蓝近乎黑色的鳞甲,其上有着玄奥的天然纹路,即便是在这么昏暗的深海,都隐隐泛出一丝毫光,看上去坚不可摧;粗壮的臂膀上生有锋锐的爪趾,寒光吞吐;庞大如小山般的蛟首狰狞无比,利齿森森,蛟须虬结,只是顶端尚无龙角,昭示着此凶尚未脱胎换骨,真正化龙。

  即便未能迈出那一步,却也无损它的威严,其周身隐隐升腾一股沉重浓厚的气势,丝毫不弱神海强者,堪称这下位面最顶尖的存在。

  「这大乌贼一样的家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巨鲲了吧,这么说,里面岂不就是那林铭的家人所在?唔,看来本王的运气当真是不差。」蛟龙望着不远处的巨鲲,硕大的血红蛟目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身躯一动,蛟尾仿佛鞭子一般抽在了巨鲲的身上,强大的力量就连巨鲲都承受不住,翻滚着向着对面而去,在巨鲲体内世界生活的牧千雨等人在这强大的冲击力和翻滚力道下也是一阵天旋地转,一个个几乎晕厥过去。

  「还挺结实的。」

  蛟龙身形一动,迅如奔雷般扑了上去,四只强壮的蛟臂箍住巨鲲的身体,森森利爪毫无阻碍的刺入了结实的皮肉。巨鲲吃痛之下疯狂的扭动翻滚起来,庞大的身体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即使是在万丈深海之下也席卷出惊天动地的水浪。

  蛟龙一时不慎,在巨鲲的反抗之下险些被撞飞出去,顿时怒吼一声,鳞甲上「噼里啪啦」的爆发出一阵炽白的电芒,沿着利爪传递到了巨鲲的身体里,顿时让巨鲲一阵乱扭,接着直挺挺的僵硬不动了。

  「终于抓到了,可以去找那阳云领取宝物了。」仿佛拖着一条死鱼一般用爪子抓着被电晕了的巨鲲,蛟龙向着天衍大陆潜行而去。

  修罗神国皇宫内。

  一队修罗神国的卫士押着牧千雨、牧冰云带到了一处宫殿内,里面,两名修罗神国年青一代的俊彦,和林铭结下深仇的司徒川和司徒白正在焦躁的等待。一个月前,装载着林铭亲人的巨鲲,来到九鼎神国向阳云索要赏赐,而神凰岛及林氏家族则被囚禁了起来。神凰岛绝大多数弟子都是天资出众的美丽女子,修罗神国乃魔道宗门,又和林铭结下了生死之仇,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修罗神皇司徒昊天在付出了一些代价之后,将和林铭关系最为亲密的神凰岛弟子,如牧千雨、牧冰云、秦杏轩等带回了修罗神国,要在这些和林铭关系亲密的美丽女子身上先讨点利息。司徒川和司徒白乃是司徒家族的嫡系子弟,又是修罗神国年青一代最出色的传人,在花费一些宝物之后,得到了第一批享受牧千雨和牧冰云身体的资格。

  一见两女被带到,两人立刻将卫士打发走,炽热的目光仿佛饿了三天的野狼望着着小羊羔一般盯着美丽的双胞胎姐妹,那里面疯狂的欲望几乎要化作火焰,让这对姐妹花瑟瑟发抖。

  「这么漂亮的双胞胎姐妹花,林铭这小子艳福不浅啊!」司徒川盯着两姐妹绝美的脸蛋和曲线玲珑的身体,仿佛变身为狼人。

  「咦,似乎有一个小美人还是处子之身啊,运气真是不错啊!」司徒白同样两眼放光,盯着牧冰云打量。

  「根据情报,那个叫牧千雨的已经跟林铭成亲了,肯定不是完璧之身了,没想到她的妹妹居然还是处女,啧啧,真是意外的收货啊!」「司徒川,我最近就快要突破了,这个牧冰云还是元阴之身,采补了她我就能突破到下一重命陨了,你把她让给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司徒川沉吟了一阵,点头答应。反正他修为还没有到突破的边缘,就算采补了这个牧冰云的处女之身也没什么用。而且牧千雨才是林铭明媒正娶的妻子,牧冰云虽然长得和她姐姐一模一样,但也只能算是林铭的小姨子而已。他和林铭仇深似海,玩弄他的妻子才更能让自己念头通达。

  再说了,等司徒白夺了牧冰云的处子之身,自己还是一样能玩到,还平白赚了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两人谈妥之后,淫笑着看着被他们逼到角落里的牧千雨和牧冰云,美丽的姐妹花此刻花容失色,倾国倾城的俏脸上布满了惊惶、屈辱、仇恨之色,诱人的娇躯靠在一起,努力的往墙角里挤。但是她们早已经被封了修为,在两名命陨强者面前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被两人轻而易举的抓住了。

  「啊啊啊啊……放开我,快放开我,你这登徒子。」牧千雨和牧冰云尖叫着拼命推拒着伸进她们的衣裙里,在她们的身体上乱摸的手,做着徒劳的反抗。

  「嘿嘿嘿,你叫吧,就算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希望一会儿我干你的时候,你还能叫得这么响!」司徒川和司徒白得意的淫笑着在牧千雨和牧冰云的身上上下其手,一边抚摸着她们柔软的身体,一边脱着她们身上的衣服。

  司徒川一边按着牧千雨的身体,压制着她的反抗,一边耐心的剥掉牧千雨身上的衣服,从外衣长裙到内衫,一件一件的衣物被他从牧千雨的身上剥脱下来,很快就将牧千雨剥得只剩下贴身的内衣裤,大片雪白光洁的肌肤露在外面。他享受着牧千雨的反抗和挣扎,凌辱林铭的妻子让他念头通达,完全不急着提枪上马,跨坐在牧千雨的纤腰上,一只手将牧千雨的双手并在一起按在头顶,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揉搓着牧千雨柔软丰满的胸部。把玩了一阵,司徒川捏着牧千雨白嫩的下巴不让她扭动,俯下身去开始品尝鲜艳柔软的红唇,舌头强行伸了进去搅动着。

  另一边,司徒白就要粗暴很多,将牧冰云按在床上,双手仿佛利爪般将她身上的淡青色衣裙撕开。在牧冰云的尖叫声和嘶啦嘶啦的裂帛声中,漫天布片乱飞,牧冰云身上只剩下残破的肚兜和短裤被她一双玉臂艰难的抱着,接着她身上最后的布片也被撕烂,从未被人看过的清纯玉体彻底暴露在司徒白的面前,坚挺饱满的酥胸仿佛倒扣的玉碗,颤巍巍的跳动着,上面粉红色的乳尖可口无比;一双笔直的雪嫩玉腿紧紧并在一起,中间一丝缝隙都没有,大腿根部,一片茂盛的漆黑毛发装点着少女最隐秘的部位。牧冰云清冷的绝色俏脸上那未干的泪迹,无助的惊惶,让司徒白欲火狂升,胯下的阳具几乎要把裤子顶穿。

  强行分开牧冰云紧紧夹着的双腿,司徒白双手在牧冰云的酥胸、肋侧、小穴等各个敏感部位抚摸着,开始施展魔道的调情手法。已经欲火焚身的司徒白的手法粗暴而直接,但是却效果惊人,未经人事的牧冰云完全抵挡不住司徒白熟练地技巧,没有撑过五分钟,就已经娇喘吁吁,清冷的嗓音发出压抑不住的诱人呻吟声,往日冷冰冰的俏脸布满了春情的红润,饱满的胸部随着急促的喘息剧烈的起伏跳动着,被分开的大腿间,潺潺流淌的液体湿润了迷人的处女小穴,她的身体已经做好了准备。

  运功将身上的衣服震碎成漫天布片,司徒白抓着少女白嫩的美腿,充血挺立的阳具顶在牧冰云最柔软的私密部位,沾着湿腻的汁液缓缓摩擦着,在牧冰云痛恨中夹杂着渴望的矛盾眼神中,可怕的阳具用力的插入了少女未经人事的娇嫩小穴里,轻易的捅破了那一层薄薄的膜,下一刻,一朵鲜艳的血花从两人身体的连接部位绽放开来。

  「啊啊……疼,好疼啊,轻一点,轻一点啊,啊!」牧冰云红润的俏脸变得苍白,就算身体在之前的调情之下已经很想要了,但是失身的剧痛还是让她难以承受。只是司徒白完全不管牧冰云能否承受,下身仿佛打桩机一样耸动着,一下下的插入牧冰云鲜嫩的小穴内,处女紧凑的肉壁夹得他极为舒爽,他揉搓着牧冰云乱跳的美乳,继续粗暴的猛干着牧冰云的嫩穴,干得她娇喘连连,一声声甜美的呻吟声控制不住的从她的小嘴里发出。

  司徒川已经把牧千雨剥成了大白羊,正强迫着她张开小嘴含着自己的阳具舔弄着,替自己口交,一边儿伸出手来在牧千雨胸前那一对儿硕大白腻的酥肉上乱摸乱揉着。几乎有小孩子小腿粗的阳具将牧千雨的嘴巴撑得满满的,硕大的龟头随着司徒川不时的挺腰冲撞着牧千雨的咽喉。被按着头跪坐在司徒川胯间的牧千雨艰难的用舌头舔着塞满她小嘴的阳具,试图将这腥臭的东西推出去,完全不知道她这下意识的动作只会让面前的男人更加爽而已。

  在牧千雨的小口中爽够了的司徒川将阳具从抽了出来,把咳嗽不止的牧千雨推倒在床上,掰开她的美腿,手指插入了已经有点点湿润的小穴里,随着手腕的震动快速的进出抽插着,手指有节奏的震动,强烈的刺激让牧千雨不自觉的呻吟着。她试图咬住自己的红唇闭紧嘴巴,但是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摧毁了她所有的抵抗,屈辱而又畅快的浪叫声中此起彼伏,和边上正被司徒白干得高潮连连的牧冰云忘情的叫声交织在一起,让牧千雨脸红心跳,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被司徒川用手指玩弄到了高潮。

  「你在床上这么浪,林铭知道么?」

  将沾满了淫水的手指从牧千雨的小穴里抽了出来,将满手的液体在激烈跳动的酥胸上抹了一把,接着强行插进了牧千雨喘息开合着的小嘴里,强迫她品尝着自己的爱液,司徒川冷笑着,不屑的羞辱着牧千雨。身体诚实的反应让牧千雨无法反驳,只能痛苦的闭上美眸,眼角流出两行清泪。

  前戏已经差不多了,司徒川的双手抓着牧千雨修直而不失健美的小腿,将这一双美腿高高举起,扛在肩膀上,与司徒白不相上下的阳具触摸着牧千雨的嫩穴,在她屈辱而不甘的目光中插了进去。

  「虽然不是处女了,但还是很紧啊,看来林铭很少用过么。这么漂亮的妻子不知道多享受几次,他是性无能么?」恶毒的讽刺着林铭,司徒川在牧千雨的小穴里卖力的耕耘着,坚硬的阳具不断贯穿着柔软紧凑的肉穴,顶在深处的柔软花心上,强大的冲击力和激烈摩擦带来的快感让牧千雨控制不住的大声浪叫着,丰满白皙的迷人身体触电般扭动着,被司徒川扛在肩膀上的美腿时而僵直,时而柔软如蛇,缠在司徒川的肩颈上。

  边上,牧冰云已经被司徒白干得高潮了好几次,在他可怕的阳具的插入之下,冷傲高贵的神凰岛圣女忘记了被强暴失身的噩梦,彻底沦为了肉欲的奴隶,在仇敌的胯下欲死欲仙。两姐妹一模一样的呻吟声交替响起,一模一样的俏脸上洋溢着同样的春情,两具有九分相似的娇美玉体在司徒川和司徒白的奸淫之下高潮迭起,如同水蛇般和两人健壮的体魄交缠在一起,不舍得分开一丝一毫。

  采补完了牧冰云的元阴,司徒白从怀中柔软的女体上爬了起来,依然坚挺的阳具插进了昏迷过去的牧冰云小嘴中抽动了几下,将上面残留的秽物清理干净后,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这里,准备去突破修为。司徒川依然继续在牧千雨的身体上发泄着欲望。将牧千雨按在床上,圆润挺翘的丰臀高高翘起,仿佛母兽一般,从后面干着牧千雨的小穴,八块腹肌快速撞击着柔软的翘臀,发出响亮的啪啪声,和牧千雨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声混在一起,让他丝毫没有疲倦的意思,精神抖擞的继续奸淫着牧千雨。

  将仇人的美丽妻子操的仿佛母狗一般,让司徒川因为连番在林铭手下吃瘪带来的郁气一扫而空。牧千雨虽然修为差了点,但是容貌和身材却是无比出色,就算以司徒川的身份,也很少能够享受到这等极品女子,更何况边上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妹妹等着他享用。

  快速而猛烈的抽送了数百下,司徒川的阳具深深插入了牧千雨蜜穴的最深处,在她如泣如诉的诱人呻吟声中,将第一发精液内射在了牧千雨的小穴里。

  尝过了牧千雨的滋味,妹妹牧冰云也不能放过。司徒川将被干的昏过去了的牧冰云柔软的娇躯抱了起来,将她的双腿盘在自己的腰间,托着她的翘臀,腰部向上一挺,完全没有疲软的阳具从下面插入了牧冰云刚刚被开苞的小穴里。

  因为身负青鸾血脉,同时修炼冰系功法,牧冰云的身体时刻散发着一种凉意,就连小穴里也是一样,和牧千雨如火班的炽热截然不同,让司徒川打了个冷战,正深深贯穿牧冰云小穴的阳具仿佛更加粗了一分,他就这么托着牧冰云的身体,挺动着阳具抽送起来。

  「跟姐姐完全不一样啊,不过还是很爽啊。」司徒川淫笑着加快了抽送的节奏。

  很快,昏迷过去的牧冰云就被一波波的快感刺激的苏醒过来,那可怕的阳具从下往上一次次深深贯穿她的小穴,顶在深处柔软的子宫颈上,仿佛顶在她的心口上一般,刚刚被司徒白干得高潮无数次的身体极为敏感,在司徒川的插入之下立刻有了感觉。层层叠叠的柔嫩肉壁蠕动着,夹着那不断侵犯着她身体的巨物,凉凉的蜜汁大量分泌出来,牧冰云不自觉的伸出一双藕臂抱着司徒川的脖子,将一对儿丰满坚挺的酥乳挤他的脸上,被粗糙的胡渣子蹭的点点刺痛,却更让她欲罢不能。

  「啊啊啊,好大,啊,太厉害了,太深了,我不行了啊啊……」牧冰云忘情的大声呻吟着,扭动着温润的娇躯,被司徒川激烈拍打着的翘臀款款扭动着,迎合着他一次次的插入,在雄伟的阳具下再一次被干得高潮迭起。

  享受着这一对绝色双胞胎美女诱人的身体,司徒川已经完全忘记了被林铭羞辱的不堪往事,眼中只有两女美丽的容貌和动人的身体。牧千雨牧冰云迷人的身体被司徒川摆布成各种淫荡的姿势,变换着种种不同的体位,身体所有的部位都被完全开发了一次又一次,美丽的双胞胎姐妹花完全沉迷在了肉体的快感之下。

  在另一处宫殿中,秦杏轩同样被修罗神国另一位皇子夺走了处女,略显娇小,却曲线玲珑的娇躯跨坐在皇子的身上,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上被一双大手揽着,翘桥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在男人的用力下不断起伏,还带着鲜红的血迹的小穴吞吐着皇子的阳具,被粗壮的阳具完全撑开,仿佛一条黑蟒蛇般深深钻入温暖的肉洞中,不断探寻着少女身体的最深处,可以看到秦杏轩平坦的小腹上那一段鼓起的痕迹,随着她身体的起伏时起时落。

  「不要了,不要了,停一下,啊,下面要坏掉了,饶了我吧,啊啊啊……」秦杏轩早已经被干得爽的不行,平时灵气十足的明眸中只剩下情欲的渴望,一双玉臂夹着娇挺的胸部上,将一对儿可爱的鸽乳挤出诱人的白色沟壑,捂着雪白的肉球胡乱揉捏着;不断发出清甜呻吟声的可爱粉唇,唇角还有一抹可疑的白色痕迹。随着皇子腰部的向上挺动,秦杏轩玲珑的娇躯被顶的不断扭动着,仿佛被狂风吹拂的嫩草般。虽然嘴上在求饶,但是秦杏轩的身体还是诚实的迎合着皇子的插入,在骑乘的体位下被干得不断高潮着,直到美目翻白的晕了过去。

  在秦杏轩的小穴里又射灌了一发精液,皇子不知疲倦的将阳具从秦杏轩紧凑的小穴里拔了出来,将秦杏轩翻了个身,用手拎起她的小翘臀,「兹」的一声,从后面又插入了已经被干得一片狼藉的小穴里抽送起来。早噗滋噗滋的肉体摩擦声中,昏迷过去的秦杏轩无意识的扭动着翘臀,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无意识的迎合着皇子对她的奸淫。

  在修罗神国强大的情报系统侦查下,所有和林铭有所关系的女子都被一一查了出来,抓到了修罗神国都城之内,兰云月,慕容紫、白静云、蓝沁等等,被无数男人强壮的身体和坚硬的阳具淹没,陷入了无穷无尽的肉欲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者说欲仙不能,欲死不成。

  三个月后,一家特殊的青楼在修罗神国国都内落成,吸引了众多的宾客。里面的姑娘都是天姿国色,尤其是几名头牌,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牧千雨高贵大方,牧冰云清冷高傲,秦杏轩清雅动人,兰云月小家碧玉,还有蓝沁这样风情独特的异族女子。即使入内的门槛极高,且花销惊人,足以让普通的命陨强者心疼,生意却依旧火爆,几名头牌更是夜夜都有恩客留宿宠幸,没有一天会空虚寂寞。

  与此同时,远在亿万里之外,天衍星的另一端的圣魔大陆上,林铭正在帝者之路中闭关,与天衍星上古时代的强者残留的意志灯火决战,淬炼战灵,精炼修为,等待着突破腾飞的那一天。

  「阳云,我一定会亲手击败你!」

  「雨儿,杏轩,你们还好么,我很快就会来见你们的!」。

  字数:12832

  【完结】